Mooo突然萎靡

咸鱼躺ing

Larry的信【ooc警告】

Sal :

 

    我知道你很難理解,對不起。請不要怪自己,也不要討厭我。我只是觉得时候到了,你懂的对吧…干,有你在我的生命中出現是我走運,不可能有比你更好的兄弟了。我一直都这么想,从第一天见到你,我知道你會大有作為的,你會生存下去,繼續跟黑暗對抗。嘿,你还记得吗,我以前超怕鬼魂,第一次见鬼,该死的我真是快吓晕过去了,不过老兄你完全不为所动?嗨,真是够了!老实说每次我们的调查都得把我吓个半死。我父亲,那或许只是原因之一?这些都不重要了…关于原本要开始的新生活,我很抱歉…失约实在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明明你对此是如此期待?我最好的朋友。


    它很接近了.我聽到它在我腦中低語,而且愈来愈大聲,我要它消失。我受不了了,我没你堅强,sal…

时候快到了,也不坏对吗?要是惹你生气那可真是抱歉,老兄,这不是我的本意……哦,这真是太短了,一切都会好的,我向你保证。让它结束吧兄弟,相信无论何时我都会与你同在。


    我爱你SallyFace,  一直都是。那邊見。

                                                                        Larry


     


某个迟早要来的终章

大脑是很混乱的,看了很多诸如此类的自闭发言,都大同小异,让人压抑。

我虽然没有体会过…但是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嘴巴被针线缝上,眼皮上方突入生锈的钉子一点一点把下方的珠体压碎,手脚动弹不得也感受不到其存在,原本用于呼吸的气管溢满了冰冷苦涩的水。

无力,太过无力。

那个金发少年过早的长大,在原本还应该谈论梦想的年纪不得不将自己蜷缩在坚硬的壳。

对我来说他是世界一切美的集合体,优雅,浪漫,稳重行事但也偶尔孩子气,眼睛里像有无数的光。就是会让人被不自觉吸引。

他是那片狼藉土地骄傲的玫瑰,独立在血与不堪之中,有的尖刺看上去没有那么长而锋利,但你要接近时却总让你拉一道长长的口子,被划伤的口子里会侵入慢性的毒素,逐渐的,沉沦在玫瑰的香艳直至死去。

他这么好,让每个人都想收为己有。于是他成为了孤岛,在海流中顾自生存。偶有船只停靠,出现的人也都是要向他索取。好不容易出现了愿意与孤岛一同生存的飞鸟,而他却深知飞鸟终究是蓝天的宠儿,再怎么停留也不可能完全融入一无所有的孤岛。直到那只鸟因为孤岛周围险象丛生的暗流受伤,他终于为了飞鸟放弃特别。把自己出卖给魔鬼,为的只有送走那只鸟,让它得以生存。

可是飞鸟如果真的离开,孤岛还是孤岛。

没有看到过真正的结局,但是我能通过周围人的只言片语隐约猜到。等待那个美丽少年的只有独自一人的沉睡,永远沉睡。事到如今实在流不出眼泪,只是被深深的窒息感包围,连看到他的笑颜都是难以言喻的刺痛。

我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骗局,打光了所有底牌,输的一无所有,还傻乎乎觉得一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天,会有收到满满回报的一天。却不知道结局早已注定,周围赌徒可憎的嘴脸终有一天会出现在我的脸上。

只是那个时候,就是我的少年永远消失的时候。


【伪】全家福

Mooo一家都是形形色色的壮汉♂【并不】

——————————————————

实际上Mooo的本体是一只戴着老虎头套的颓废无脸生物,并看不到脸所以就当做是老虎头人物,作为家主但是提不起精神所以一大家子人都不是什么规规矩矩的有志青年。然而另一位Mooo是狠辣的杀手【所以说并不会说出刀有毒我舔~】对待工作非常认真自信,也是某咖啡店的温柔哥哥类型店员。


老大阿乏也是老虎,白条纹蓝眼睛,人类形态下又坏又缺德,一到开口说话就怼的人浑身不自在。


老二洛瓦蒂在某国当牛批plus威风凛凛的守护者,为皇室效忠,是个滴水不进的严厉女生。


老三燕羑瞳一直追寻洛瓦蒂的背影,但却是更加潇洒自由的类型。


老四是某世界协会首脑之一的黑龙安达拉,爱好是收养各种各样被遗弃的孩子,结果被孩子们这样那样的脑袋缺根筋老父亲。


老五是腹黑主教sama。跟自己“小娇妻”每天开车被冠上变态称号……右边腿根内侧纹有一句圣经【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似乎与自身的信仰息息相关。


老六是兽人狮子叔欧温利迦,那里超大【比划】,对毛茸茸和幼兽抵抗无能。啊,非常喜欢抽猫薄荷烟卷【划重点】


排行第七的艾米蒙脾气超级暴躁,话痨还喜欢训人,很难找到让他满意的事物。种族是半兽天马,上半身为狼人下半身为马。日常三形态:人类,狼人,半兽天马,他本人最喜欢的是狼人形态。


第八位是斯科勒通,不合群的直男丹顶鹤,梦想是跟优秀的雌鸟结婚。是欧温利迦的搭档但是非常嫌弃对方烟品。


小九是吉恩,抱着自己的宠物金鹅每天认真维护学校风纪的某童话学院教导主任。(安东尼奥:靠啊!我是王子!再说一遍不是什么阿金!!!  吉恩:好的阿金。)


最后一只是家里的幼女猞猁妹妹茜萝,因为年纪太小并没有正常的伦理观,所以就算要摸奇怪的地方也不会被拒绝。不过变态会被一家子猛男暴怒捶打就是了。是半兽人,不过手是爪爪没办法正常生活,所以起居暂时都是由某个幼兽控大叔来帮忙打理。【轻咳】


来自一个动漫党再次自闭后的小声bb

是负面情绪的海,淹过腰,漫过头顶,坠落和失重感包围,喘不过气。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展开,甚至连前几周的怒骂和寄刀片都做不出来,单单是愣着看。结束的一瞬间才“啊,这就是绝望。”反应过来那种无助。

眼眶发疼,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怔怔的行尸走肉,被打的皮开肉绽却没有一点血迹。明明摸上去是柔软的,实际上表下的缝合已经干裂。

是在自习课上看的,想到自己鸽了两周能养肥一点快活个够。也是太相信某个混在一堆剧透里的扯谎弹幕说的“接下来会甜一阵”,动漫党没补过漫画就美滋滋要开始嗑“小甜饼”。

实在记不清过程如何,我只知道还是老样子,甜的只有两个人的互动,虽然是让人忍不住发笑,但是又很苦涩——这个套路太熟悉。

下了课,匆匆离开教室,站在外面等待的同时跟同伴讲话,被人说“你好精神啊,这么冷的天感觉不到你冷。”才反应到自己不是不冷,只是已经不能回应那种温度,从头到脚都是僵硬动弹不得。脑袋里没有同伴说的话,只剩下亚修.林克斯。

刚开始的时候,曾经自私想英实在坏事赶紧回去别给亚修后顾之忧才好…实际看到英中弹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心脏飞到脑壳顶马上要出来。飞速暂停了顺气,甚至已经想到要是英死了亚修是否会失去眼睛里最后的一点光,好在进度条继续推进知道是我多虑。虽然接下来的剧情也说不上让人舒心。

月龙说的不对,ash按照条件来做是失去吗?我倒觉得ash如果不照做才是会一无所有。难得的示弱,妥协,无力,全都是为了保护另一个人。

这份心意真的,太可恶了。

ash是强大的,毋庸置疑,毕竟他的行动其果决程度绝非一个寻常少年能够做到。主角光环也好,如果这是一部如大流的爽文也许我也不至于激动到麻木。他强大,但并非无敌。毕竟ash不是任人摆布的傀儡,他是在雪山寻找自我的孤豹,形单影只,也许最后会冻死,但也是在风雪太阳和充满远方的路上倒下。

只是这个自我,连存在都不被允许。

海流中的岛屿,ash还是长大了,还是耀眼夺目的姿态。我仍然打心眼里觉得他就是神祗,永远可以抵抗一切,击碎一切。


是花企的崽子。可怕的主教…?

某国王游戏惩罚之大型伦理剧

某年月日,欧温利迦和莫拉蒂相约比美,而裁判是欧温多年的暗恋对象亚普斯。

对方无论是高贵优雅的异瞳还是漂亮精致的外形(除了衣品)都让欧温钦慕不已,直到亲耳听到亚普斯说莫拉蒂比自己更美。

欧温利迦怒上心头大吼一声“老子小拳拳捶你胸口口!!!”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实际上是施暴般给予了正义的铁锤(?)后嘤嘤嘤(???)的跑走。全然不顾地上被打成重伤的两人。

跑的太快了,狮子叔被格瑞普的屁股绊了一跤借着惯性咕噜噜的滚成一团大猫球。向前冲去的猫球突然被蹬了一脚,猛的停住。抬头一看是哭的梨花带雨(xiong shen e sha)的希德拉,见对方也有说不明道不白的难言之隐,欧温悲从中来不可断绝,登时与她抱头痛哭。

听说是奥洛斯那个女装大佬把她甩了狮躯一震:“老妹儿啊那家伙配不上你,我看你骨骼清奇力道惊人要不咱两凑合凑合过吧。”

“我看行。”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优秀极了

林绘然:

破机关 就是好
写手画手都想搞
只要氪上三五万
搂神永 抱三好
群众穷 官方富
动画再出第二部
(。